焦点分析 | 瞄准蓝领招聘,快手想帮4亿老铁找工作

作者 | 邓咏仪

编辑 | 苏建勋

快手终于开始正经地帮老铁们找工作了。

1月26日,有媒体报道,快手App部分账号的直播间内上线直播招聘功能,为快手新推出的产品“快招工”。

36氪查阅发现,名为“快招工”的账号于1月13日发布了第一条视频,介绍相关规则。“快招工”定位蓝领招聘,无论是务中介还是企业自招,都可以在提供营业执照、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完成快招工的资质认证后,在直播间中展示职位,开展招聘。

招聘直播实况 制图:36氪

36氪也发现,快手在直播间搜索框中也为招聘新设了tag,方便感兴趣的用户查看。在直播间中,对职位感兴趣的用户可以通过投递简历入口,留下联系方式,招聘方则可以在快招工后台查看收到的简历、联系方式等,进一步推进招聘流程。

当前,快招工开展了一系列拉新、福利活动,如免费向有招聘需求的企业开放,包括企业自招、中介代招、劳务派遣等方式,拥有快手的流量加持和专属曝光资源,享有一对一专员对接,优质主播认证等等。

对于招聘方,最重要的是,以往在快手发布招聘等视频时容易受到平台警告和限流,但如果完成了快招工认证,正常发布招聘内容就不会受到限制。

从小试牛刀,到亲自下场

在正式推出“快招工”前,快手已经通过多次活动,尝试直播+招聘的形式。

据公开报道,“快招工”上线前经过了将近一年的孵化。去年3,快手服务号就开展了多次尝试,引入工厂、家政、餐饮等行业头部商家入驻,连续5天开展专场招聘直播,其中骑手招募专场吸引了近4000人报名。

2019年,也曾有一段时间,许多工厂员工利用短视频介绍自己的工作环境、薪资待遇等,从而成为素人招工博主。这一类型的资讯比想象中还要受市场欢迎——在当年,关于厂区吃喝住等待遇的视频,就能达到最多近150万播放量。一批“招工博主”就此崛起,通过赚取工厂的内推费,甚至可以年入百万元。

快手用户“富士康总部@面试官”

这股潮流还催生了一番讨论:短视频+招聘是否是下一个招聘新入口?当时,也有创业公司顺势切入,试图做快手版蓝领招聘,如抖聘、映聘等,但这个细分方向发展并不算快。

快手选择在如今这个节点下场,首先是对新增长曲线的渴求。2021年,快手直播业务从Q1大跌到Q3的略有提升,经历了大起伏,但仍然处于动荡之中,快手急需在流量端做更多变现。

快手覆盖的用户群体,让其在蓝领招聘中有天然优势。快手2021年Q3财报显示,截至去年三季度末,快手应用的平均日活跃用户达3.204亿,互关对数超过140亿。而据智研咨询,快手在三四线城市渗透率较高,这覆盖了大量的蓝领群体。这一群体以Z世代为主,习惯通过短视频形式获取资讯,快手延伸至招聘场景,水到渠成。

另一方面,蓝领招聘这一赛道经过这几年发展,已经完成初步市场教育,从线上找工作已经不是新鲜事。蓝领们以前通过58同城等传统招聘渠道找工作,再到近几年看招工、介绍工作的短视频,还有蓝领招聘app兴起,为找工习惯的迁移也打下了基础。

供需市场的变化,也成为快手入局的好时点。随着人口红利消逝,如今蓝领招工已经从买方市场转变为卖方市场。全国无论是局部地区还是行业都呈现结构性人才短缺,招工难、招工贵等问题成为工厂的长期困扰。如何更高效地吸引新一代蓝领来上班,已经成为工厂的头等要务,雇主更有动力改变招聘流程和形式。

一条鲶鱼

从整个市场来看,快手亲自下场,无疑会成为蓝领招聘市场中的一条鲶鱼。

招聘和二手车等市场有异曲同工之处,都是体量巨大,但信息极不对称的市场,被线下网点、外包服务商等群体多年来分割而治。尽管上一代的58、赶集等平台试图通过互联网模式来解决,但仍然难以避免虚假职位、中介冒充雇主进行招聘等痛点,让蓝领群体对其信任度下降。

短视频+招聘能多大程度改变市场现状?

不可否认,短视频有天然的传播优势,能直观地传达工作职位、内容、薪资待遇,以及工作环境等等,及时互动也让蓝领能够获得答疑。新一代蓝领已经十分习惯衣食住行都在线上,加上快手社区中“老铁”文化浓厚,主播与用户的连接更为紧密,这能够极大降低建立信任所需的成本,是文字招聘难以达到的优势。

数家蓝领招聘厂商对36氪表示,“快招工”的正式推出对市场是一大利好,他们也正与快手洽谈合作形式。一位厂商认为,快手负责前端流量,感觉以后会像是短视频版本的“boss直聘”。

从现在“快招聘”的产品形态看,快手无意所有事情都自己下场,构建三方生态是自然而然的路线。

这是由于蓝领招聘业务相当复杂,业务链长,涉及到招聘、管理、发薪等环节,涉及的机构就包括劳务中介、发薪机构、人力管理机构等,这些都相当于为蓝领招聘厂商提供了新的流量渠道和入口。

不过,快手做蓝领招聘,也没法绕过一个大坑——招聘欺诈。

现在“快招工”尚在产品早期,使用门槛也不高,劳务中介机构、招工企业自行注册后,就可以开展招聘。快招工后台也提供了轻量的简历收发和查看功能。但和文字招聘类似,这也难以避免欺诈。

蓝领找工作的逻辑与白领非常不同。蓝领找工频率一年约在3-4次,比白领高许多,大多数蓝领关心的问题是薪资待遇、工作环境等,决策链条较短。因此,蓝领一般都习惯于线下直接去找工,而非在线上。

短视频或许是蓝领市场的下一个希望,但改变信息传播方式远远不够。未来,建立一个有效的机制,减少虚假岗位、招聘欺诈等问题,是从短视频切入首要解决的问题。

而要真正让蓝领把找工阵地更多转移到线上,则取决于能从蓝领市场的“线上基建”是否足够坚实,能否与短视频很好融合,比如发薪、考勤、住宿、生活社交等需求。一个例子是,新一代蓝领越来越习惯工资日结,市场上也出现了打通支付软件,实现工厂和员工点对点发薪的日结产品,这些都是未来可以期待的合作方向。

根据国家统计局,我国9亿劳动人口中,蓝领约有4亿人,蓝领招聘是人们常提起的又一个万亿市场。上一波互联网招聘浪潮已经让这个市场“觉醒”——截至2020年,蓝领的线上招聘渗透率已经达到了31.3%。短视频能顺利接棒吗?现在快手迈出了它的第一步。